频道导航_fororder_广告1
荆楚大地
新闻热线:027-88153686
长江入湖北第一关的“疫”线守门员战疫赛道上有一种汉马版的暖心服务物业小哥骑单车给居民运套餐 100多斤猪肉挂满车把隔离点内中风老伴得到悉心照顾 七旬老人“实名”视频致谢妇女节6名一线工作者讲述抗疫故事省扶贫攻坚领导小组印发通知要求 力争做到战“疫”和战贫两不误武汉:用爱心打通居民服务“最后100米”父亲走了 她沿着父亲的脚步踏上防疫一线湖北十堰“90后”女辅警创作漫画为战友一线战疫加油湖北省首批稳岗返还5.53亿元 惠及企业10.35万家武汉:三类地点全部实现“床等人”硚口武体方舱医院“休舱”【战疫最前线】除了治疗新冠肺炎 疫情中的医护人员还做了这些暖心的事浦发银行潘卫东:加速数字化转型 促企业复工复产 保民生服务畅通江夏区方舱医院首批23名患者治愈出院碧桂园采购10吨防护物资直飞运抵武汉中共湖北省委统战部向全省统一战线成员和统战干部发出倡议武汉实现核酸检测日清日结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关于对新冠肺炎治愈出院患者实施康复隔离的通告(第16号)组图:拿起儿时笔 手绘战“疫”情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通告江夏中医医院170多名患者治愈出院张定宇妻子为新冠肺炎患者献血浆两次病危的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 专家:中医药全程干预效果好致在湖北留学生(中、英、法)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关于严格公共场所疫情防控措施的通告(第13号)209名滞留同胞乘国航包机回家武汉开发区城管队员24小时待命 每小时给道路桥梁量一次“体温”武汉见证:急难险重有我子弟兵武汉百万中小学“线上开学” 特殊典礼开启新学期湖北交投鄂西高速职工用“五谷杂粮”作画 为武汉加油祈福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关于全民监测体温的几个问题的答复武汉三种方式强化发热病人排查社区防控:筑牢第一防线寂静的城市 坚守的市民湖北郧西:54个宝宝在疫情中平安降生转运首批患者的车辆抵达火神山医院武汉市定点医院病床使用情况(统计时间2020年2月3日23:00)一首《武汉伢》传遍大江南北武汉市定点医院病床使用情况(统计时间2020年2月2日23:00)湖北加强疫情防控监督工作 对违纪违法者坚决查处武汉市金银潭医院20名患者集体出院17个文艺人共谱《武汉伢》《战书》如确有需要 武汉将申请进一步延长春节假期武汉市中小学从2月10日开始线上开课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用渐冻的生命托起信心与希望武汉协和医院11名医护人员病毒核酸检测转阴湖北将在3天内扩大防护服等医用物资产能禁行首日 武汉商超供应有保障武汉雷神山医院开工 12天内交付

黄鹤楼重建工程总设计师向欣然:一座楼让武汉人记得住乡愁

2018-10-15 10:35:57|来源:湖北日报|编辑:苏喜茹|责编:石丽敏

  原标题:1978年,湖北重建黄鹤楼,一座楼,让武汉人记得住乡愁

黄鹤楼重建工程总设计师向欣然:一座楼让武汉人记得住乡愁

图为:向欣然与他设计的黄鹤楼。(视界网 宁叶子 摄)

  黄鹤楼天下闻名,与湖南岳阳楼、江西滕王阁并称“江南三大名楼”。

  黄鹤楼始建于公元223年,有1795年历史,期间屡次被毁又屡次重建。它不仅留下了众多文人墨客的诗词佳作,也见证了荆楚大地波澜壮阔的历史。

  1978年,黄鹤楼重建工作启动,1985年,黄鹤楼建成并对外开放。原中南建筑设计院副总建筑师向欣然,是黄鹤楼重建工程的总设计师。他接受湖北日报全媒记者采访时说,如果没有改革开放带来的一系列积极影响,重建的黄鹤楼很可能不是今天这个样子。

  老省长拍板:就用这个方案

  8月28日,记者在中南建筑设计院股份有限公司,见到78岁的向欣然。虽然早已退休,但他仍经常参加与黄鹤楼有关的活动。

  现在蛇山上的黄鹤楼,是以清代黄鹤楼为原型,高五层、攒尖顶、四望如一、层层飞檐,具有清代黄鹤楼的基因,但又有显著区别。

  “其实早在1975年,武汉市就着手重建黄鹤楼。到1977年已经做好了设计方案,也是以清代黄鹤楼为原型。”向欣然回忆。这个时候,突然有人提出,清政府1868年重建黄鹤楼,目的是为庆祝成功镇压了太平天国运动,新建的黄鹤楼再以清代黄鹤楼为原型不妥。

  “清代黄鹤楼留有照片,其图案曾广泛用于海报、商标,在老一辈武汉人印象中,黄鹤楼就该是那个样子。”向欣然说,要重现百姓记忆中的黄鹤楼,以清代黄鹤楼为原型是最合适的。但在那个年代,思想相对僵化,人人都害怕被贴上“不讲政治”的标签,重建计划一度暂停。

  1978年5月,一篇名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特约评论员文章在《光明日报》刊发,掀起了席卷中国的真理标准大讨论,思想路线上拨乱反正,打开了改革开放的新局面,人们从深处打破观念上的藩篱,冲破思想的枷锁。也是在1978年5月,湖北省委、省政府重启黄鹤楼重建工作,开始征集黄鹤楼重建方案。

  “当时征集了20多个方案,设计五花八门,像什么的都有,就是不像黄鹤楼。”向欣然说。但随着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精神深入人心,重建工作的决策也不断走上正轨。1980年2月,时任湖北省省长的韩宁夫在最后一次方案评审会上问他:“重建的黄鹤楼会跟你的设计图一样好看吗?”向欣然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老省长最终拍板:就用这个方案重建黄鹤楼。

  黄鹤楼上建餐厅?坚决不行

  1981年10月,黄鹤楼重建工程正式动工。在黄鹤楼重建施工的过程中,让向欣然印象深刻的是当时社会风气的转变。

  “文革”时期,知识分子被打成“臭老九”,受尽屈辱。1978年3月,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全国科学大会。邓小平同志提出了“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的著名论断,确立了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根本方针。

  向欣然在黄鹤楼重建时,明显感受到大家对科学、对知识分子的尊重。“当时武汉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都很关心黄鹤楼重建,但他们没有对重建工作指手画脚、横加干涉,而是充分听取并采纳专家的合理建议,这给了我极大的鼓舞。”

  实际上,黄鹤楼的功能是什么,在当时有很多不同意见。有人提出,黄鹤楼建成后应当作为一座博物馆,陈列展示湖北具有代表性的文物。还有人提出,要在黄鹤楼的五楼修建高档餐厅,对外国游客开放以赚取外汇。向欣然认为它应该用来展现黄鹤楼历史文化、体现它千余年的历史深度。

  顶着重重压力,坚持自己的看法。向欣然说:“黄鹤楼必须展示历史上的黄鹤楼文化,要成为黄鹤楼诗词、传说、楹联、书画、碑刻的载体。”好在这一主张得到领导支持,使得他可以全身心投入工作。建筑施工设计、室内设计、公园总体规划以及园林景观设计……150张设计图纸基本手绘,由于过度劳累,向欣然体重急剧下降。

  1985年6月11日,黄鹤楼建成对外开放。当时互联网还未普及,但黄鹤楼建成的消息还是迅速传遍世界,并引起巨大反响。

  “那时有不少武汉籍海外华人来信表达内心的激动。黄鹤楼重建,不仅恢复了武汉的城市地标,同时也让武汉人的乡愁有了寄托,凝聚起了海内外武汉人的感情。”几十年来,世人对重建的黄鹤楼给予了高度评价,让向欣然十分欣慰。

  搞不好黄鹤楼,我去跳长江!

  重建黄鹤楼主楼,需要600万元人民币。而那时中国经济还很困难,出于成本考虑,有人反对重建。即便重建开始,也有专家不看好黄鹤楼的前景,认为30年也收不回这笔投资。向欣然认为,他们低估了黄鹤楼的经济价值,也低估了湖北的发展速度。

  在重建黄鹤楼的一次协调会上,有领导问向欣然:你能把黄鹤楼搞好吗?向欣然答:搞不好黄鹤楼,我去跳长江!此言一出,四座皆惊。

  1985年是全面贯彻执行《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的第一年。这一年4月,湖北省六届人大三次会议召开,确定了坚持改革开放、搞活,促进国民经济持续、稳定、协调发展的基调。邓小平视察南方并发表重要谈话后,湖北进入发展快车道。2017年,湖北GDP位居全国第七位。

  “黄鹤楼建成开放后,黄鹤楼公园建设仍在继续。”向欣然告诉记者,黄鹤楼建成后,他还设计建造了南楼、白云阁、搁笔亭、涌月台、跨鹤亭等一系列人文景点以及建筑,到2000年,向欣然退休前完成了黄鹤楼公园最后一个大型景点——吉祥钟。这时,黄鹤楼创造的经济效益不仅早就收回了当时的投资,还为公园后续建设持续提供了资金支持。

  到2005年,黄鹤楼累计门票总收入达4亿元。高铁开通后,黄鹤楼更成为湖北旅游的风向标。2010年,黄鹤楼公园接待游客超过172万人次,年收入首次破亿,成为大武汉最具地标性的旅游名片和对外开放的窗口。2017年,黄鹤楼游客量达340万人次,高峰时一天接待游客将近5万人次。2018年初,英国首相特雷莎·梅来到黄鹤楼,并在西平台观看了京剧表演《美猴王贺新春》。

  作为“天下江山第一名楼”和“江南名楼”,黄鹤楼已成为武汉一张亮眼的名片,自重建以来共接待游客近亿人次。历史和现实相互映照,黄鹤楼早已走进武汉人的心头,留下了深深的烙印。“能参加黄鹤楼的重建,是我这辈子做的最有价值的一件事!”向欣然说。(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彭一苇 通讯员 蔡菁)

国际在线版权与信息产品内容销售的声明:

  • 1、“国际在线”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授权,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独家负责“国际在线”网站的市场经营。
  • 2、凡本网注明“来源:国际在线”的所有信息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
  • 3、“国际在线”自有版权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国际在线专稿”、“国际在线消息”、“国际在线XX消息”“国际在线报道”“国际在线XX报道”等信息内容,但明确标注为第三方版权的内容除外)均由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和销售。
  • 已取得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使用授权的被授权人,应严格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不得超范围使用,使用时应注明“来源:国际在线”。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任何未与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协议或未取得授权书的公司、媒体、网站和个人均无权销售、使用“国际在线”网站的自有版权信息产品。否则,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合法权益,因此产生的损失及为此所花费的全部费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诉讼费、差旅费、公证费等)全部由侵权方承担。
  • 4、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国际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5、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