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导航_fororder_广告1
荆楚大地
新闻热线:027-88153686
第44届武汉7·16渡江节顺利完赛诗城涵清韵 琴都润甘霖“东风”夺冠沃帆赛书写传奇京剧《在路上》赴中央党校汇报演出国家税务总局武汉市税务局正式挂牌中国文化建设蓝皮书在汉发布 湖北省期刊发行数居全国首位湖北省卫计委提早动员部署洪涝灾害卫生应急工作武汉56万辆电动车实现“物联” 被盗发案降四成长江上游入汛以来最大洪水即将抵达三峡水库武汉:八类公共场所全面禁烟 党政机关各项公务活动严禁吸烟博鳌亚洲论坛组织会员走进江城世界首座高速铁路悬索桥北主塔封顶“2018中国最负盛名十大节庆”出炉 黄陂木兰文化旅游节光荣上榜!5人非法捕鱼近20公斤 买250万尾鱼苗放长江湖北省展开专项行动严查企业非法排污湖北力争未来3年省出资企业负债率下降约2个百分点武汉邮科院与电信科研院联合重组湖北省成立老年人维权服务中心周先旺:高质量推进军运会筹办工作7月1日零点合肥-武汉高铁将提速至250km/h湖北省电力投入2亿元加固全省“电力屏障”13项专技类职业资格效力直接等同职称军运会筹备紧盯精彩非凡卓越 武汉加速城市功能品质提升湖北省启动长江两岸造林绿化工作湖北省启动商品房销售检查首家A股上市企业 锐科激光挂牌深交所湖北省政府开展上半年综合督查​首个长江大保护企地合作示范区启动建设加强交流深化对接争取政策项目支持湖北省出台质量提升行动实施方案湖北制造业质量竞争力排名出炉深化北京市湖北省战略合作座谈会召开湖北17市州政府质量工作考核成绩公布 6城获优秀湖北省公布2017年湖北质量白皮书湖北省律师调解试点走在全国前列湖北省通报政府网站抽查情况黄楚平赴财政部 汇报工作争取政策支持于绍良强调 真情关爱基层干部为高质量发展提供更好法治保障杨云彦:推动旅游高质量发展湖北省出台行动计划鼓励农民工返乡创业湖北省前5月吸引外资持续升温长江首艘千吨级电动观光轮渡船年内下水1-5月湖北省经济运行平稳湖北交通“四大攻坚战”年度目标双过半“华韵楚风”交响音乐会启动巡演入梅 湖北省防汛如何应对湖北:3年内完成所有饮水保护区码头整治武汉中考考点今日对考生开放传统端午民俗显魅力 1558.8万人次游湖北

一位瘫痪病人能走多远?郭松林卧床19载书写"站立"人生

2018-04-13 16:05:20|来源:湖北日报|编辑:杨坤林|责编:孟慧

  搭建亲情之桥,圆梦失孤家庭

  郭松林卧床19载书写“站立”人生

  湖北日报讯(记者胡蔓、崔逾瑜)4月11日清晨,明媚的阳光洒进武汉协和肿瘤医院骨科病房。忍着术后的阵阵疼痛,31岁的郭松林如往常一样,登录“宝贝回家”浏览最新寻亲帖。19年来,卧病在床、出门靠抬的他,不可思议地帮助7个失孤家庭圆了团聚梦,为200多个不幸家庭点燃希望之火,用爱心与坚韧书写“站立”的人生。

  郭松林为仙桃市郭河镇苏杨村人,是一名寻亲志愿者。1999年,郭松林患上一种叫“骨纤维异常增殖综合征”的罕见病。在一次次骨折愈合无望后,郭松林彻底不能坐立,只能与床为伴。

  命运如此残酷,郭松林却一直寻思着“该为这个社会做些什么”。哥哥患有同样病症,早年离世,郭松林曾强烈感受到母亲的丧子之痛,决定帮助那些丢失孩子的父母找寻亲生骨肉,用爱修补一个个残缺的家。2011年,郭松林加入“宝贝回家”,成为这个寻找被拐儿童公益团队中的一员,取名“遥歌”。

  由于不能下床,郭松林每天就在胸前支一张小桌板,将笔记本电脑斜靠在桌板上,手握鼠标,眼盯屏幕,比对、扩散寻亲信息。一旦网站上登记的“家寻子”与“子寻家”信息相似,郭松林便一条条仔细核查,并立刻通知当事人进行采血、DNA检测。在他的帮助下,有7个家庭终获团圆。

  头疼、吐血,病痛的折磨未能改变一颗心的善良;天南海北的口音、每月数百元话费,也未能让这个贫穷的农家子弟心生退意。见证着一个个家庭相拥而泣的团聚瞬间,郭松林体味到生命的另一番意义:即使寸步难行,也能搭建血脉之桥,连接骨肉亲情。2013年,郭松林还通过网络登记,与湖北省红十字会签下遗体捐献志愿书。

  然而,郭松林一直隐瞒着自己的病情。2016年,有志愿者无意发现,网络那头那个热情幽默、有求必应、成天对着电脑屏幕一工作就是十几个小时的“遥歌”,竟是一位生活不能自理的重症患者!志愿者感慨:“躺着的遥歌,却将生命站立!”

  真爱交换真爱。2018年初,缘梦基金发起为郭松林募捐,短短40天就筹足了96万元手术费。4月10日,郭松林被推进手术室接受手术。记者从院方获悉,郭松林后期还需多次手术,才有望重新站立。

  >>链接

  一位瘫痪病人能走多远

  ——展开寻亲志愿者郭松林的内心世界

  【人物专访】【主页标题】郭松林卧床19载书写"站立"人生【内容页标题】一位瘫痪病人能走多远?郭松林卧床19载书写"站立"人生

  图为:躺在病床上的郭松林,只能以这样的方式进行寻亲信息的收集和比对。

  躺下与站立:病痛让我卧床,但信念支撑我站起

  12岁那年,一个不经意的“踉跄”改写了郭松林的人生。

  右侧大腿骨折,这个对普通人不过几个月就可痊愈的疾病,郭松林却在床上静静地等待了19年。由于患有骨纤维异常增殖综合症,患部骨头迟迟没有出现生长的迹象,骨间一个约10毫米的缺口,一直难以愈合。起初还能坐着,渐渐的,郭松林只能卧床平躺,甚至翻身都有骨折的危险。

  在患病的头两年里,郭松林先后经历“植骨”等3次手术,在一次次希望到失望的起落里,郭松林体味到一种无以名状的悲凉。躺在病床上,他满脑子都是哥哥弥留之际的不舍和母亲撕心裂肺的恸哭。

  因同样的病,哥哥匆匆走完短暂的17年人生。母亲的失子之痛,让郭松林刻骨铭心。

  电视上,妈妈丢失孩子失声痛哭和苦苦找寻的画面一次次撞击着郭松林的心,这份感觉如此切近。

  “不能让天下的妈妈们重复这种伤痛,那些丢了孩子的母亲,是可以重新团圆的。”这个突然萌生的念想,让郭松林激动不已。

  “我是不是也可以成为志愿者?”2011年,一句忐忑的询问,让郭松林叩开了寻亲公益团队“宝贝回家”的大门。在对方同意的刹那,郭松林忍不住哭了。“我也可以帮助别人”,这个信念如同一支无形的拐杖,支撑着郭松林在痛苦绝望之后以另一种方式重新站立。郭松林特意给自己起名“遥歌”,就是“遥远的歌声”,寓意着妈妈在远方呼唤自己的孩子回家。

  贫穷和富有:经济的困窘不能阻挡精神的追求

  由于病痛的折磨,郭松林的头骨有些变形,每隔两三天,剧烈的头痛就会如期而至。即便这样,郭松林也给自己定了一道“铁律”,每天完成志愿工作才能入睡。

  2013年,病情急速恶化,郭松林开始大口大口地吐血。“当时预感到自己可能真的要离开这个世界,寻思着留下些什么,能帮助到有需要的人。”郭松林赶紧通过网络登记,与湖北省红十字会签下遗体捐献志愿书。与病魔的抗争,意外地洞开了生命中的一抹光亮,病情好转,郭松林又投入到寻亲志愿者的工作中。

  天南地北的口音,家长们焦急波动的情绪,让双方沟通困难重重。长时间的长途通话,考验的不仅是郭松林的身体,更给这个贫寒的家庭带来不小的负担。

  69岁的父亲靠着耕种10余亩薄田,一年仅两万多元的收入。2016年,妈妈查出结肠癌,更让这个脆弱的家庭雪上加霜。

  经济上的困窘,并未泯灭郭松林内心“寻亲”的炽烈火焰。100元、300元、500元,寻亲的电话费越来越高。“但这些和亲人团圆相比,算不上什么!”2015年,一对失散10年的父子团聚时的画面,定格在郭松林脑海里。那是他成功搭建的第一座血脉之桥,来自心底的慰藉,一直温暖、激励着他。父母十分支持儿子的公益事业,卖了谷子给他买电脑;打零工给他交电话费。郭松林也自学了平面设计,靠网络接活赚取微薄的收入。

  寻亲之路是漫长、无助、煎熬的,而志愿者恰好能在这段时间陪伴他们,给他们力量。郭松林体味到生命的另一番意义。

  痛苦与快乐:生活的磨砺无碍幸福的感知

  “泪水再多,用爱擦拭。”成为寻亲志愿者后,郭松林笃信这句话。

  2015年,被拐孩子徐啸的线索转到郭松林手上。在4万多条寻找孩子的信息中,筛选出徐啸的疑似亲属,谈何容易。郭松林苦熬了几个夜晚却无所获。“除了父子俩的轮廓有依稀可辨的影子,其他关键信息根本对不上。”郭松林回忆,这条几乎可排除的线索,他却不想放弃。

  郭松林拨通家属的电话,对方很不耐烦。原来,迫切寻子的他们曾被骗子骗过,不愿再相信任何人。

  经过郭松林一个月磨破嘴皮的劝说,对方终于同意最后试一次。寄收采血卡的过程同样费尽周折,父亲漂泊打工,经常变换场址;母亲回寄时又弄错地址,一个多月,夫妻俩的血样总算采集成功。“幸亏没有放弃,双亲比中!”当DNA的结果驱散笼罩多年的阴云,当痛苦的思念变成相拥的泪水,郭松林被这种幸福感包围着。

  即便在凌晨,遇到一桩桩突发的寻亲事件,郭松林也从不迟疑,总在第一时间发布、扩散。“如果晚了几分钟,亲人或许就相隔千里,后面的寻找会更难。”郭松林说。

  在郭松林的内心,也有一个小遗憾:自己只能通过屏幕,见证跟进的线索凝结成幸福的画面,却无法陪伴左右。

  2017年底,在郭松林帮助下找到儿子的邹细发夫妇,在厦门认亲后,一路赶到仙桃,当面向他致谢。当看到卧病在床的郭松林时,邹细发震撼了,俯身给了郭松林一个深情的拥抱。

  这暖心的一幕被记录下来,传播开去。志愿者们震撼了,无数的寻亲家庭震撼了,素不相识的人都被震撼了。3月底,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感动中国”人物、“宝贝回家”创始人张宝艳特意赶到武汉,看着眼前这个满满正能量的小伙,她竖起了大拇指:“躺着的遥歌,却将生命站立。”

国际在线版权与信息产品内容销售的声明:

  • 1、“国际在线”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授权,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独家负责“国际在线”网站的市场经营。
  • 2、凡本网注明“来源:国际在线”的所有信息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
  • 3、“国际在线”自有版权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国际在线专稿”、“国际在线消息”、“国际在线XX消息”“国际在线报道”“国际在线XX报道”等信息内容,但明确标注为第三方版权的内容除外)均由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和销售。
  • 已取得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使用授权的被授权人,应严格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不得超范围使用,使用时应注明“来源:国际在线”。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任何未与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协议或未取得授权书的公司、媒体、网站和个人均无权销售、使用“国际在线”网站的自有版权信息产品。否则,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合法权益,因此产生的损失及为此所花费的全部费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诉讼费、差旅费、公证费等)全部由侵权方承担。
  • 4、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国际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5、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