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导航_fororder_广告1
荆楚大地
新闻热线:027-88153686
天河机场全面接管 航空器机坪管制2018中国(宣恩)内陆河水上运动会开幕武汉率先试用“智能安全绳” “蜘蛛人”高空作业时自动锁死武汉市布设水体提质公示牌 治水好坏请市民监督“救火英雄”李道洲被追记一等功“武汉造”国内首台履带式海上平台 试验机研制成功超高压运维人郑汉明:40年见证变电站运维赶超世界湖北随县开展“世界母乳喂养周”系列宣传活动4年调水115亿立方米 引江济汉工程效益显著百名协助巡护员分驻11个重点水域 守护长江濒危物种起风时如何扫落叶有诀窍 武汉环卫工有了首部“教科书”8人在长江保护区江段电捕鱼 拍视频发网上“炫耀”被抓全国声乐暨音乐剧展演遴选结果公布 湖北入选演员作品数量第一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宣讲活动在湖北建筑工地展开武汉:取缔、整改清理各类培训机构1000多家武汉首开至厦门水铁联运班列“知音号”剧场部获评 “武汉市工人先锋号”“家庭教育公益大讲堂进社区(村)”实行学分制 武汉首批480名家长将“持证上岗”武汉市民主党派对江夏区脱贫攻坚开展民主监督湖北阳新采茶戏《龙港秋夜》亮相北京湖北四高校获评全国创新创业典型经验高校湖北省量子数据链产品进入应用阶段扎根荆楚大地 唱响新时代之歌 ——湖北文艺工作五年成就巡礼第44届武汉7·16渡江节顺利完赛诗城涵清韵 琴都润甘霖“东风”夺冠沃帆赛书写传奇京剧《在路上》赴中央党校汇报演出国家税务总局武汉市税务局正式挂牌中国文化建设蓝皮书在汉发布 湖北省期刊发行数居全国首位湖北省卫计委提早动员部署洪涝灾害卫生应急工作武汉56万辆电动车实现“物联” 被盗发案降四成长江上游入汛以来最大洪水即将抵达三峡水库武汉:八类公共场所全面禁烟 党政机关各项公务活动严禁吸烟博鳌亚洲论坛组织会员走进江城世界首座高速铁路悬索桥北主塔封顶“2018中国最负盛名十大节庆”出炉 黄陂木兰文化旅游节光荣上榜!5人非法捕鱼近20公斤 买250万尾鱼苗放长江湖北省展开专项行动严查企业非法排污湖北力争未来3年省出资企业负债率下降约2个百分点武汉邮科院与电信科研院联合重组湖北省成立老年人维权服务中心周先旺:高质量推进军运会筹办工作7月1日零点合肥-武汉高铁将提速至250km/h湖北省电力投入2亿元加固全省“电力屏障”13项专技类职业资格效力直接等同职称军运会筹备紧盯精彩非凡卓越 武汉加速城市功能品质提升湖北省启动长江两岸造林绿化工作湖北省启动商品房销售检查首家A股上市企业 锐科激光挂牌深交所湖北省政府开展上半年综合督查

农房贷:“死资产”如何变身“活资本”

2018-05-17 09:42:28|来源:湖北日报|编辑:杨坤林|责编:孟慧

农房贷:“死资产”如何变身“活资本”

湖北日报讯 图为:罗锡生通过农房贷重新装修了门面扩大经营。

农房贷:“死资产”如何变身“活资本”

图为:陈文军正在修剪苗木,身后的房屋他用来抵押贷款扩大了苗木种植。

农房贷:“死资产”如何变身“活资本”

图为:李胜南在池塘内观察龙虾长势。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李先宏 夏中华 通讯员 王宏君 姚旷怡

  农房贷,一项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的改革试点。2016年起,在全国59个县市区进行,武汉市江夏区是其中之一。

  所谓农房贷,是以农民住房为抵押物的贷款。

  根据物权法、担保法等相关规定,集体所有的宅基地使用权不得抵押,而农房贷改革试点,就是要赋予其抵押融资功能,允许以农民住房财产权(含宅基地使用权)抵押贷款。

  从2016年试点启动,到2018年4月底,江夏12家开办个人信贷业务的银行,向区内11个街道的农民累计放贷1090笔、6.4亿余元。

  通过试点,江夏区在创新农村金融服务、盘活农村资产资源和满足农业经营主体金融需求等方面,开展了有益的探索,形成了“江夏经验”,获得了湖北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的肯定。

  根据国家统一部署,原定两年试点期限,再延长一年,至2018年12月31日。近日,江夏区召开推进会,强调解放思想,敢于突破,进一步推进农房贷试点。湖北日报全媒记者深入采访,记录下几个案例,从中感受农民“死资产”变身“活资本”带来的变化。

  案例

  朱昌胜:养殖大户“跨界”乡村游

  4月底,在江夏区乌龙泉街道蓝波湾水文化度假村,见到44岁的朱昌胜时,他正为接待一个200人的户外拓展团,忙得不亦乐乎。

  敦敦实实的朱昌胜,看起来有些“沧桑”。但他说,“别看我矮矮胖胖,但我可以轻松扛起一二百斤,在淤泥里也能行动自如。”

  朱昌胜不仅力气大、是个种田好手,胆量也不小,很有经商头脑。他曾在纸坊街上开了多年餐馆,后回老家五里界搞水产养殖。2018年,总不安分的他,来到乌龙泉街道友爱村,承包经营蓝波湾水文化度假村,“跨界”搞起了乡村休闲游,在村里引起轰动。

  蓝波湾水文化度假村面积2400多亩,在江夏农庄中名头不小。它地处梁子湖畔,景色迷人,集休闲度假、赏花采摘,吃、喝、玩、乐、游一条龙。

  从养殖大户到经营农庄,朱昌胜说,农房贷是“助推剂”。

  2017年初,朱昌胜急需资金,购买鱼苗、饲料,但想尽了办法,也没筹到钱。正当他一筹莫展时,村干部问他,“农房贷,敢不敢借?”

  从不缺胆量的朱昌胜,二话没说,以他和其父共有住房作抵押,在武汉农商行贷了10万元,解了燃眉之急。

  “当年,我赚了好几十万元。”朱昌胜有些喜形于色地说,他是武汉农村商业行借出的第一笔农房贷。2017年12月4日,赚了钱的朱昌胜,提前一年还清了贷款。

  有了第一次贷款经历,朱昌胜开始谋划利用农房贷,拓展自己的经营领域。很快,他以曾经经营餐饮的经历,以及良好的信誉,获得蓝波湾水文化度假村的承包经营权。

  2018年初,朱昌胜以自己的新楼房做抵押,又贷款了21万元作为流动资金,开启了他的“跨界”之旅。“5月中下旬,度假村的鲁冰花园就要开园,瓜果采摘也要进入旺季。”朱昌胜说,有农房贷的支持,他才坚定地跨出了这一步。

  画外

  以往,金融机构对农民大多只揽储少放贷。农村金融,一直是一条腿长一条腿短。原因,除了农民借贷意愿,主要还是农民缺乏可供抵押的财产。

  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农民有房子、有宅基地、有土地经营权,但按法律规定,它们不能成为抵押物。

  随着农村经济的发展,新型农民、农民专业合作社等新型经营主体不断涌现,他们的创业意愿、发展能力在不断增强,但由于缺少资金基础,严重制约着他们的发展。

  应运而生的农房贷,无疑是一项创新性、突破性的改革!其试点成果一旦全面推开,就意味着某些法律规定、制度设计的突破与创新。

  数据显示,江夏区各商业银行发放的1090笔农房贷中,有1032笔、1.21亿余元,直接发放给了像朱昌胜这样的农民个体,占了总笔数94%以上,说明广大农民有着强劲融资需求。尽管由于农房评估价值所限,贷款的总金额不高,单笔贷款额度少的只三五万元、多的也不过二三十万元,但它们就像“种子资金”,催生出一个个“朱昌胜”。

  案例

  李胜南:从“跑断腿”到“送上门”

  李胜南,法泗街道斧山村养殖大户。他是江夏农房贷第一个吃螃蟹者!

  车到村委会,问询李胜南家。村干部说:“楼房最高的,就是他家。”

  朝着村子里最高的楼房行进,很快就找到了李胜南的家。这是一栋四层楼房,虽有些陈旧,但在村子里仍很显眼。

  斧山村,斧头湖畔美丽小山村。出李家后门,下几级台阶,就是李胜南养殖的200多亩水面。只要不出意外,每年他都有一二百万元的毛收入。

  相伴湖风,忆及第一笔农房贷,李胜南刻骨铭心。他用“跑断腿”来形容办理的艰辛。

  那是2016年冬春转换之时,李胜南急需资金,他跑了区里三四家银行,想尽了办法也没贷到款。后来,听说有农房贷,他颇为兴奋,贷款终于有着落了。但办理过程,让他苦不堪言。

  李胜南回忆,从3月份申请,一直到10月份,20万元贷款才发放到位。房子办证、测量评估、银行放贷……各个环节都得他本人去,共跑了几十趟,往返城里的油费花了几千元。“光银行申请资料填写这一项,就来回跑了4次。”

  但农房贷带给李胜南的,不光只有“跑断腿”的艰辛,也有“送上门”的舒坦,更有收获的欣喜。

  利用第一笔农房贷,李胜南改善了养殖环境、升级了养殖条件,第二年他喜获丰收,提前还清了贷款。2017年11月,他又申请了第二笔农房贷。“这次提出申请后,我就基本没管过,一个多星期,30万元贷款就办成了,手续还送上了门。”李胜南说。

  画外

  2016年,江夏农房贷仅办理了3笔、总金额区区55万元。

  试点首年,遭遇尴尬。

  原因多种多样:农房颁证不畅、手续纷繁复杂、银行意愿不高、农民等待观望……江夏区梳理出影响改革的28个具体问题,逐一出台解决政策与方法。

  建立农房贷“一站式”综合服务平台,各街道成立由国土、城管、建设、银行等机构组成的专班,统一受理各村集中递交的申请资料,专班人员上门代办土地测量、房屋测绘、农房评估与抵押手续,银行客户经理进村集中办理贷款申请手续,让农民“不走一步路、不求一个人。”

  引导银行开通绿色通道,下放大额农房贷审批权限,缩短批复周期。以前,需要跑3个月才能贷出资金,如今最快2周即可走完所有流程,平均办理时间减少七成以上。

  “农房贷试点就是要在坚守底线的前提下,穷尽问题,凸显矛盾,为后续推广探路。”江夏区委书记王清华说,农房抵押贷款是破解“三农”融资困局的重要探索,在明确不改变宅基地所有权性质、不受理违章建设农房抵押的两条底线基础上,改革试点可大胆探索、勇于突破。

  案例

  罗锡生:期望农房贷年年有

  罗锡生把农房贷比做“及时雨”,救了他的急。

  36岁的罗锡生,出生在五里界街道童周岭村倪罗湾,初中毕业就出门闯世界。打工做了多年家装后,2010年,罗锡生走上创业之路,在江夏城区纸坊北街建材市场,租门店卖瓷砖。但常常受制于流动资金的不足,生意一直不温不火。

  解决这个瓶颈,罗锡生不得不经常民间借贷,但高达10%至15%的年息,让他始终不敢有大的举动,开第二家店一直是他的梦想。

  2016年夏,江夏遭遇特大暴雨袭击,城区被淹多日。罗锡生的门店也被水浸泡,需重新装修。市场中,有受灾经营户出让店面解困,罗锡生觉得是个机遇,想再盘下个店面,扩大经营。但想尽办法,资金仍缺一二十万元。

  正发愁时,村支书告诉他,江夏正试点农房贷,政府有贴息。罗锡生喜出望外,赶紧用老家房屋作抵押,在农行江夏支行贷了10万元,解了燃眉之急。“政府给贴了70%的息,几乎没要息钱。”

  筹足了资金,罗锡生重新装修了瓷砖店,又新盘下一个店面、装修后销售木门。开业后,两个店生意红火,他请了7人看店、送货,预计2018年的销售额达五六百万元。他说:“店门前正在修建地铁,通车后生意会更好些。”

  按照房屋评估价值,罗锡生本可以贷到25万元,但其父担心他还不起,把老屋搞没了,坚持只让贷了10万元。“这好的事,当时多贷点就好了。”后悔不已的罗锡生说,做建材这行,要随时有资金备货!

  画外

  农房贷试点,不仅要解决农民贷款少走路、不求人的问题,也要解决少花钱的问题。

  江夏农房贷按基准利率4.35%贷出,而一般商业贷款利率在5.6%左右,低30%以上。推行政府“双向贴息”,既为农户贷款贴息,又为银行农房贷与市场利率差贴息。对农户贴息的幅度达50%-100%,还由财政承担抵押费、办证工本费等。

  “双向贴息”提升了农户的贷款意愿,又调动了银行的积极性。人民银行江夏支行副行长龙江说:“农村金融要让农民贷到便利的钱,这应是农房贷改革试点的应有之义。”

  案例

  陈文军:让农房贷壮大产业

  道路两旁、房前屋后,尽是珍贵、漂亮的景观树。

  英雄村,“苗木之乡”安山街的一个村。全村407户村民中,有近300户种植、经营苗木,其中30亩以上的规模种植户有30多家。在农房贷试点中,有10多个规模种植户,利用农房贷或农房贷+进行滚动发展。

  村党支部书记陈文军说,经营苗木常常要用小苗换大苗,以增加苗木的附加值,农户需要资金周转。去年5月,他用10万元农房贷资金,引进了50棵刺冬青、三角枫,3年后卖出保守估计能获利20多万元。

  亲身感受了农房贷的便利,遇有农户资金短缺,陈文军就极力推荐、宣传农房贷。受陈文军影响,邻居孙文财也贷了9万元,换栽了几十棵大苗木,几年后预计可获利10多万元。孙文财说:“下个月贷款就要到期了,希望还了还能续贷。”

  “坐在家里,一个星期贷款就能到位,这样的好事要让更多的人享受到。”陈文军说,不过,村里在推荐、审核时,严格、慎重把关,守住防控农房贷风险的第一道关,确保农房贷资金用于农民发展生产、壮大产业。

  按照办理程序,由村委会汇集贷款申请及相关资料,负责向有关部门和银行集中报送,实际起到了把守第一道关的作用。陈文军介绍,英雄村最高的农户贷到了80万元,而一个农户有赌博的不良习气、诚信也不好,就被村委会卡住了。

  画外

  农户贷改革试点,金融风险防控至关重要。

  江夏在试点制度设计中,村委会实际起到了防控风险的第一关口作用。与此同时,引入担保公司分摊风险、政府平台处置不良资产等举措,通过引入国有担保公司,为农房贷提供政策性担保,出现坏账时,政府、担保公司和银行按4:5:1的比例承担风险与损失;委托江夏区经发投集团,负责全区农房贷不良资产的收购和处置。此外,区财政投入289万元,为全区8.9万户农房购买保额不低于10万元的保险,以降低农房遭遇洪水、火灾等出现的风险。

  风险分摊机制以及不良资产处置渠道完善后,大幅减轻了银行放贷的后顾之忧。如今,除3家涉农银行外,另外9家银行也争相加入,农房贷成了“香饽饽”。

  但是,由于未到还贷高峰,不良资产目前还未出现,风险防控、分摊机制,以及不良资产处置机制,尚未得到实际的检验,亟待推进完善。

  农户贷改革试点,还在路上。

  (本版图片均为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倪娜 摄)

国际在线版权与信息产品内容销售的声明:

  • 1、“国际在线”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授权,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独家负责“国际在线”网站的市场经营。
  • 2、凡本网注明“来源:国际在线”的所有信息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
  • 3、“国际在线”自有版权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国际在线专稿”、“国际在线消息”、“国际在线XX消息”“国际在线报道”“国际在线XX报道”等信息内容,但明确标注为第三方版权的内容除外)均由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和销售。
  • 已取得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使用授权的被授权人,应严格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不得超范围使用,使用时应注明“来源:国际在线”。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任何未与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协议或未取得授权书的公司、媒体、网站和个人均无权销售、使用“国际在线”网站的自有版权信息产品。否则,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合法权益,因此产生的损失及为此所花费的全部费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诉讼费、差旅费、公证费等)全部由侵权方承担。
  • 4、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国际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5、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